新闻中心

独家专访:旅法剑客费若秋的哥大求学路

  国际在线消息(记者 王悦阳):费若秋这个名字在业余击剑圈可以说是“小有名气”,7岁开始练剑,14岁跟随父母留学法国,17岁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。从费若秋的个人履历来看,这位小姑娘无论是学习还是击剑可以说是“一路开挂”,但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  近日,费若秋回国参加国家花剑二队为世青赛和亚青赛选拔队员的训练营,爱击剑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到了费若秋,一起来听听她在击剑道路以及哥大求学路上都经历了哪些“酸甜苦辣”。

  Bonjour,大家好,我叫费若秋,今年17岁,我练习花剑已经有10个年头了。7岁那年,万国击剑俱乐部教练到学校来招生,我开始并没有太认真听教练的介绍,还以为是招收“毽子”学员,心里想踢毽子还需要训练吗?

  回家后,爸爸妈妈虽然当时也不太懂击剑这项运动,不过他们希望在多方面培养我的兴趣爱好,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带我去上了两堂击剑课。刚开始上课时简直无聊透了,教练只是让我们练习步伐,一会儿往前一会儿后退,一点不符合我的气质。

  不过当我穿上击剑服,拿起剑时,我突然找到了这项运动的乐趣,乐趣在哪里?我能光明正大的刺教练啦~

  言归正传,后来随着自己能力的不断提升,在比赛中也取得了一些成绩,慢慢地我对击剑的感情越来越深了,兴趣也越来越大了,现在想想用一句歌词来形容我与击剑的缘分最恰当:终于等到你,还好我没放弃。

  从7岁到14岁,我在国内练了七年的击剑,也在击剑俱乐部联赛上拿到过一些成绩,在14岁的那年和队友们一起拿到了我们一直想要的团体冠军,然后我就告别了祖国,登上了前往法国的航班。

  在我14岁那年,由于爸爸被派遣到法国工作,我和妈妈跟随爸爸一起来到了巴黎。因为知道我想坚持击剑,爸爸就拜托朋友帮我在巴黎市内联系了一家击剑俱乐部,不过这家俱乐部并未入我的法眼,感觉整体的氛围我都不太喜欢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们在巴黎周边又找到了一家俱乐部,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俱乐部BLR92,虽然这家俱乐部距离巴黎市区要开车一个多小时,但是俱乐部环境我很喜欢,教练对我也十分热情。

  在击剑俱乐部的生活对我融入法国起到了很大作用,出国前我是一句法语都不会说,而我所在的学校是法语和英语双语教学,老师也不强迫大家学习法语。但是在俱乐部训练教练和同学都说法语,这样就逼着我必须提高自己的法语能力。

  BLR92击剑俱乐部相比于国内的俱乐部来说可以算是“迷你型”,之前在国内,一个班就有三、四十人一起训练,有时候训练量并不能符合我自己的要求。而整个BLR92俱乐部只有10条剑道和3位教练,一次上课大概10几个人一起,而且我们BLR92俱乐部不仅有法国国家队队员和我们一起训练,就连里约奥运女花铜牌选手伊内斯·博巴克里(Ines Boubakri)都是我们俱乐部培养的呦,能在俱乐部里向这些高手请教,也让我感觉受益匪浅。

  在法国俱乐部我们都是利用周一到周五晚上的时间来训练,我一般都是从晚上8点一直训练到11点左右,周一周五个别课,周二到周四上大课。为什么周末不训练?因为几乎每个周末都有不同年龄段不同级别的比赛在法国各地举行,教练们都带着队员打比赛去了,也就没法训练了。

  当然我这么“废寝忘食”的训练,我在学校的老师也会有意见,这一点倒是和国内很相似。法国老师也会问我,是要击剑还是要学习,我当然回答说我两个都不想放弃,老师说那你学习会落下的,我说我不会,事实证明,我赢了。

  哦对了,在法国训练最大的好处就是我有机会和世界各地的同龄人较量,无论是法国国内比赛还是去欧洲参赛,都能遇到各国的选手,而不同国家的选手在比赛时特点也会有不同,都有自己独特的技术特点,通过和她们比赛,也丰富了我自己的技术。

  一个星期之前,我收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这薄薄的一张通知书,也让我圆了自己的哥大梦。

  (记者注:巴纳德学院(Barnard College),是美国纽约市的一所私立女子本科学院,七姐妹学院之一。该学院于1900年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的附属学院,虽然巴纳德学院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正式学院之一,但巴纳德学院无论在法律上还是财政上都完全独立,拥有自己的教职员工和校董事会,学生的毕业证书上也会注明“巴纳德学院,哥伦比亚大学”。)

  报考哥大,不仅因为哥大是世界顶级学府之一,更重要的是哥大的击剑队在全美甚至全世界都十分有名,也是连续多年NCAA冠军队。

  相比于很多同学从高一就开始为自己物色大学不同,我是在高二下半学期才开始着手准备。第一步很简单,就是直接给哥伦比亚大学击剑队主教练Michael Aufrichtig发邮件介绍自己,包括我自己的学习成绩介绍,在哪些击剑比赛中取得过什么成绩,还有我自己剪辑的比赛录像一起发给了教练。

  十分幸运,教练从每天几千封申请邮件中看到了我的邮件,并且和我取得了联系,就这样我和教练一直通过邮件交流,自己打比赛只要取得好成绩就会跟教练汇报。

  今年七月,我去美国参加了全美夏季锦标赛,这个比赛是让全美各大学的教练有机会考察运动员,Michael教练也到了现场,近距离的观看了我的比赛,并且认可了我的能力。要说为什么教练会认可我?也许是他特别钟爱左手运动员吧,要知道他的好几位得意门生都是左手将呢。

  通过了Michael教练的考核,接下来我就要确保我的学习成绩能达到哥伦比亚大学的分数线了,幸好我在学校里成绩一直保持很稳定,虽然不是顶尖的学霸,但也在中等偏上的水平。

  就这样,我顺利的被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录取了,明年9月,我就要踏入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门,加入到哥伦比亚大学击剑队。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支队伍到底有什么魔力,能取得那么多好成绩,相信通过在哥大击剑队的历练,我的击剑水平也会有很大提高的。

  在去年欧洲剑联U17少年巡回赛德国站的比赛中,我拿到了个人冠军,当国歌响起,我以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自豪。

  这次回国参加训练,同样是我第一次来到国家队的训练场,能来到国家队训练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荣誉。毕竟每个运动员最高目标都是代表祖国参加奥运会,这同样也是我自己内心深处最大的一个目标。当然每个目标的实现都需要一步一步来,我现在的小目标就是在国家队好好训练,争取能代表国家队参加世青赛和亚青赛。

  也许作为业余选手说自己想要代表国家队出战奥运会会被人认为是“天方夜谭”,但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一个机会,一个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。虽然是业余选手,但我期待能代表中国队参加更多比赛,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己的奥运梦想。

  就像这次能被选到集训队里,也是因为我在欧洲打比赛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,才被国家队的教练发现,我会努力在哥伦比亚大学击剑队里提高自己的技术,在全美或者国际比赛中能取得更多的成绩,展现自己的能力,证明自己有实力能代表祖国出战。

  初次见到费若秋的人,都会被小姑娘热情开朗的性格所吸引,记者在和费若秋的交流过程中感受到,在亮丽的外表和开朗的性格背后,费若秋有着一颗真正热爱击剑的心。

  当被问到为什么能坚持练击剑时,费若秋的回答很简单就是“喜欢”两字,她说自己能在练剑和打比赛时从击剑中感受到快乐,这种快乐让她无论训练多辛苦都不会想到放弃。费若秋说,如果你把每次训练和比赛都当做一种负担来看,那就没必要花时间花金钱去练击剑了。

  而谈到击剑技术时,费若秋更是滔滔不绝,她会把在国家队训练,在法国训练比赛,在美国比赛等接触到的不同技术特点的对手说的头头是道。说起自己的偶像意大利选手玛蒂娜·巴蒂尼(Martina Batini)、法国一姐约萨拉·西布斯(Ysaora Thibus)以及世界第一因娜·德日格拉佐娃(Inna Deriglazova)时,费若秋更是流露出了崇拜的神情,你总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个击剑运动员的自我修养。

  希望费若秋能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,在击剑之路上越走越好,也期待能早一天看到她站上奥运会的剑道,去追寻自己心中最初的梦想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bet98官网-博忆堂-博艺堂bet98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